一个艰难的讨债故事 - 上海讨债公司-|www.taozhai-sh.com|

一个艰难的讨债故事

发布日期:2012-09-04 22:37:38

  张福根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焦虑地踱着步,就在几分钟之前,他刚接到银行的电话,电话那头再度重申,数千万的贷款月底就将到期,这对于张福根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这位珠海欧美克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已然被逼上绝路,银行再三催促还款时,其公司账上的现金也已经消耗殆尽,他除了需要向股东及公司员工给予一个说法外还不得不面临破产的可能。

  前后夹击下,张福根决定放手一搏。

  张福根打电话通知了其律师以及手下两位得力干将,张说,两天后他将前往江西省新余市赛维的总部,进行他最为坚决的一次讨债。

  “为了讨回赛维欠我的8000万货款,赛维总部在这几年里我已经去过了无数次,每次都无功而返,但这次不同,这次我不要见佟兴雪(赛维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我一定要见到彭小峰(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本人,亲口和他说清楚,一定要要回部分欠款,我必须带钱回来!”张福根对他的手下发表了这番讨债宣言。

  然而,8月13日,当张福根来到赛维时,他的决心却被瞬间瓦解。

  张福根尚未从旅途的奔波中缓过神来,但来到赛维总部,他发现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那些和他有着相同境况的债主聚集在赛维的办公楼里,个个都抱着与他一样的决心,而相比别人高达两三亿的欠款,张福根临行前的坚定决心也顿时大打折扣。

  与张福根此前设想相出入的另一个结局是,赛维的掌舵者彭小峰还仍旧没有出现,站在他们面前的仍然是赛维CFO佟兴雪,而最重要的是,张福根以及和他一样的讨债者终归还是未能如愿拿到应给的款项。

  在与来自各地的债主对面而站时,佟兴雪也保持着其一贯的淡定,他告诉前来讨债的债主:钱没有,可以给他们一些电池片,但这还得申请,来晚了就没了。

  张福根最终仍然空手而归,对于如何填补银行的贷款,以及公司未来的命运,这位苦心经营公司10年有余的男人至今也未找到答案。

  捆绑赛维

  张福根持股40%的欧美克创立于1993年,张福根的专长也正是光学应用,其目前仍然在国内的一所高校任职相关课程。

  2002年,欧美克开始生产金刚砂,最早这些砂主要被用于精密仪器抛光和半导体切割。

  直到2005年,中国光伏产业进入井喷期,也正是那一年,赛维也开始了急速扩展之路,而其发家也正是从做硅片切割开始,此后,赛维的产能迅速扩张成为全国乃至世界第一。

  切割一片硅片需要使用的耗材有切割线和切割液,而张福根生产的砂也是切割液的主要原料,切割一片硅片需要用10克左右的砂。

  看到光伏产业暴利和巨大前景后,张福根也经不住诱惑挺进光伏行业,并试图与硅片切割企业寻求合作。而依据彼时行业内的竞争格局,产能位列业内第一的赛维无疑也成为其主攻的发展目标。

  张福根回忆,当时欧美克的产能是3000吨/月。“赛维对砂的需求量特别大,我们的产能非常有限。而要与赛维合作,要达到相应的供货量才能有一定的位置,所以导致我们只能开足产线专供赛维。”

  于是,欧美克逐渐荒废了其他业务,专做金刚砂,而对赛维的供货也占到了其收入的90%,“最多的时候一个月给赛维价值2000万的砂。”张福根说。

  如此捆绑关系也导致欧美克受赛维的牵制日渐明显,并最终演化成屈居赛维屋檐之下的寄生公司。

  在2010年之前,赛维的飞速膨胀也让欧美克大赚了一笔,毛利一度达到20%,而同样生产切割液的上市公司新大新材(5.880,0.05,0.86%),其毛利更是达到30%。

  正是在如此高利诱惑下,欧美克随即将业务扩展到青海,除了在珠海的2个厂以外,欧美克还在青海新建厂房,以利用当地的原料和低廉的电价降低成本,至此,欧美克的总资产也积累到3亿左右。

  但好景不长。

  2010年的爆发式增长之后,光伏行业从2011年开始进入寒冬期,欧美克的噩梦也随之开始。最为明显的是,随着财务压力增大,赛维的付款也开始变得日渐拖沓。

  张福根告诉记者,实际上从2005年开始赛维的付款周期就已然大打折扣。“欧美克和赛维合同上所写的账期为2个月,但赛维在经营状况最好的时候,也要3-4个月才会付款,并且绝大部分时候不会全部付清,一般情况下,到期的货款给付一半,其他欠款部分便积累起来。”

  “但相比之下,同样是其客户的尚德和英利的付款情况比赛维好多了,同样是2个月的账期,上述两家企业在3至4个月内会全部付清。”

  而在被赛维拖欠越来越多款项的时候,欧美克依然坚持为赛维大量供货。张福根坦言,“就是被牵制太深,这在生意上是难免的,一旦供得少了,赛维便会取消所有订单,金刚砂这个行业到了后来竞争很激烈,为了保住最大客户,所以还是继续供货。”

  犹如温水煮青蛙,欧美克几乎毫无应对招数般地被拖入了深渊。

  爆发点在2011年8月终于到来。

  彼时,赛维拖欠欧美克的债务已累计达到8800万元,这也是两家企业建立合作关系以来的最高峰。久陷煎熬后,欧美克终于决定对赛维说不。并终止为赛维供应原材料。

  但失去最大客户的欧美克却也不得不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其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则是开工不足。

  张福根告诉记者,现在其产能只使用了10%-20%,与顶峰时期的3000吨/月相比,目前欧美克一个月产能只有100-200吨,主要供货给尚德旗下的容德、晶科、英利和保利协鑫。

  而随着开工量的减少,欧美克的员工数也大量流失,从顶峰时的500人减少到目前的200人左右。

  “在这个行业好的时候,我们确实也赚了一笔钱,但是这部分赚的钱现在已经全部都回吐进去了,连我早年做仪器的钱也都回吐进去了,全白干了,现在都说赛维要破产,而我会早于赛维破产。”张福根说。

  事实上,欧美克的命运,正是整个金刚砂行业近年来的一个缩影。在光伏制造的推动下,这个细分市场也经历了从暴利到产能过剩的跌宕过程。

  本报记者了解到,金刚砂的价格2005年在3.2万元/吨,2011年时已经跌倒2.8万元/吨,而目前只有1.9万元/吨。相对于2005年时20%的毛利,现在的毛利只有3%-5%。和光伏制造业一样,砂行业目前也是全线亏损。

  而相比业内可依靠现金流勉强支持的龙头企业,欧美克如今的境况似乎只剩下了等待,张福根说,他在希望行业回暖,洗牌结束,以及“老金主”赛维的还款,“哪怕只是一部分欠款,用以填补银行贷款空缺,避免企业倒闭。”

  但正深陷债务漩涡的赛维或许难以满足如张福根般的债主,这个风光一时的光伏企业也仍难从危局中抽身而退。“在整个砂行业,赛维一共欠了5亿-6亿。”张福根说。

  欧美克逐渐荒废了其他业务,专做金刚砂,而对赛维的供货也占到了其收入的90%。

  艰难讨债路

  除原材料供应商外,赛维还拖欠建筑商3亿工程款,当地材料商被拖欠1亿元。

  对于张福根来说,向赛维的索债之举无疑是场耗时日久的拉锯战。

  本报记者了解到,赛维最后一次向欧美克结算款项是在2012年2月,而目前,赛维在欧美克的欠款仍然高达6000多万元,而这些欠款在去年就已全部到期。

  更为严峻的是,欧美克目前拖欠银行的贷款已达8000多万,本月底将有一笔数额巨大的银行贷款到期。眼下,欧美克的现金已经全部枯竭,无钱还债,若赛维的还款仍难到位,这家运营10年的企业也终将就此倒闭。

  “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们首先想到的肯定是走法律程序,我们找了很多律师,给赛维出过律师函,但是没有用。”张福根对记者说。

  今年7月,新余市工商局办事人员告诉记者,连续几个月以来,一波接着一波的供应商均来查询赛维的工商资料,而其目的也皆源于索要拖欠款项。“没有用的,新余当地对于牵涉赛维的案件一律不立案。”办事人员说,这一情况也得到新余当地律师的证实。

  而此前记者从新余市政府得到的一份专题报也显示,新余市“赛维帮扶小组”的工作之一,就是帮助赛维安抚其庞大的供应商。

  “好在我们的案子涉案金额比较大,5000万以上的案子可以去省里立案,但我们去了省里后得知省里把赛维作为重点保护的对象也不给受理。”张福根说。

  走法律程序受阻后,张福根随即又找到赛维CFO佟兴雪进行交涉。

  “佟兴雪显得非常淡定,他告诉我们可以去起诉。”张福根说。他认为,一旦起诉,则要到案子结束才能拿到欠款,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时间已

  经不允许他继续等待,而除此以外,对于是否能胜诉,张福根也并无把握。

  “如果赛维这次还不给我付款的话,我最多还能撑一个月。”张福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目前现金枯竭,每个月亏损经营,库存很少,还面临银行的到期欠款。”

  事实上,赛维背后所隐藏的破产危机并不仅限于欧美克,本报记者证实得知,在金刚砂这个细分行业里,几乎所有的企业都被赛维拖欠了付款。

  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规模较大的企业被赛维拖欠达2亿多元,小一点的也有1.6亿元左右,“相比之下欧美克的欠款还不是最多的。”

  而目前,金刚砂企业维持生存的方式则不得不依靠一些副业上来弥补损失,还有一部分则只能从废渣回收中获取微薄利润。

  据本报记者了解,切片企业用过一次的切割液在进行回收处理后,可以成为新切割液的原料。而一部分被赛维欠债的企业,在拿不到赛维欠款的情况下,只能通过拿赛维的切割液废渣来弥补一些损失。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废渣,赛维也会将价格提高,“一般会高出市场价的50%。”

  上述知情人士称,欧美克也曾试图与赛维合作一个废渣工程,其原本想拉同样被赛维欠款2亿的奥克参与,但最后因为回收价格不能谈妥而告终。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公司,我还必须要面对我们的股东,现在股东之间也出现了很大的矛盾。”张福根说。

  但张福根的焦虑并未能博得赛维的同情。8月13日,当张福根来到新余赛维总部办公室后,他看到前去讨债的人在佟兴雪的办公室门口排了一个长队,“佟兴雪在他的办公室里面一个个接待,每个人接待几分钟,就结束,随后喊下一个进来。”

  而见到张福根时,佟兴雪语气也非常强硬。“我们没有钱,要不只能给你一些电池片,但这还要我去帮你申请一下,来晚了就没有了。”

  事实上,在佟兴雪门口排队讨债的队伍中,6000万欠债的张福根还不是被欠款项最多的一个。在场人士透露,除原材料供应商外,赛维还拖欠了几位当地的建筑商3亿工程款,“还有一些当地材料商被拖欠1亿元。”

  “先给我1000万-2000万实际上就是我的期望。”在前往新余之前,张福根如此说道。但结局并未如他所愿。

  多面赛维

  赛维从注册开始便是一个“不在常规经营模式下的企业。”

  作为国内光伏行业中的风云企业,赛维以及其掌舵者彭小峰都头顶着光环与争议,但这并非真实的赛维。

  在多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供应商眼中,赛维从注册开始便是一个“不在常规经营模式下的企业”。

  据新余当地接近赛维人士透露,彭小峰最初带来新余的资金只有2000万左右,后通过其在香港的离岸集团柳新集团的反复注资,使注资增加到1亿元。

  彭小峰本人在江西的运作能力非常强,而江西省当时也看中了光伏产业将会是未来发展的一个大产业,于是两方一拍即合,江西省最终又分2次借给赛维2亿元。而这也一举奠定了赛维成立初期的根基,也为自有资金严重不足并导致后续隐患埋下了伏笔。

  记者了解到,2005年,光伏行业刚刚兴起,硅片很紧俏,彼时,彭小峰采用的一套办法是,将对外宣称的产能在实际产能上扩大数倍,先把外界的订单都接过来,并且要求客户预先付款,赛维拿到货款后再去购买设备。与此同时,赛维拖欠设备商一部分货款,如此操作也让其规模日渐扩大。

  一位接近赛维人士告诉记者,赛维成立初期,彭小峰就当即从海外购买了20台切割机如此大手笔在国内也堪称首例,“当时一台切割机售价在1000多万,没过多久,赛维又进一步将规模扩张到40台切割机。”

  这样的扩张一直持续到2006年底,有很多赛维的客户向赛维投诉在支付了货款后没有拿到货物,一些电池片商们甚至要起诉赛维。“但同时,这些厂商又谁也不敢起诉赛维,怕赛维破产后,他们连一分钱也拿不回来。”

  而上述接近赛维也坦言,在2006年底,赛维实际上已然亏损。他告诉记者,当时的光伏行业,别的企业毛利都很高,只有赛维亏损,其主要原因就是赛维内部管理非常混乱。

  2007年,赛维第一次被媒体曝光其有做假账的嫌疑,上述接近赛维人士认为这并不是空穴来风,当时的赛维实际亏损,账面却盈利良好。

  在赛维上市后,一下子从股市圈了2亿-3亿美金。而供应商们对此事最开心的,他们认为赛维的欠款应该可以还上了。但事与愿违,赛维马上又将资金砸向了硅料厂。

  赛维硅料厂一度号称投资达120亿,这也成为赛维最为失败的一笔投资。硅料厂没有建成,价格已经一泻千里,而随后硅料部分在香港上市也夭折。

  “如果说彭小峰第一把赌硅片是赌成了,成为首富,那么第二把赌硅料他是赌输了。”上述接近赛维人士说。

  “我认为,看一个企业的好坏,首先是有盈利能力,盈利能力是靠本身的技术和管理来达成的,其成品成本要有优势,至少也是行业平均水平,靠做假账的企业其盈利是不可持续的。”上述人士还表示。

  知情人士还进一步透露,赛维2007年第一次被曝光账本做假,其操作方式就是将一部分废料浆和一部分切碎的碎硅片,用全新完好产品的价值去估算。

  而在赛维面临破产的时候,彭小峰个人却并没有破产。上述人士透露,彭小峰在赛维股票上市后即套现,已经套了1亿美金,可以满足其过很好的生活。但他一度不让其他高管套现,导致赛维内部高管之间闹矛盾。

  “现在唯一能收购赛维的也只有国企,正常的商业企业是不会去收购的,因为他没有收购的价值。”知情人士如此说道。

委托步骤一:接受咨询

专业接待人员为每一位客户提供专业的业务咨询答疑服务,您可以通过电话、传真或电子邮件的方式咨询。

委托步骤二:确认委托内容

咨询后,请您确认您要调查内容,然后发给我们一个有详细调查内容的传真 。

委托步骤三:回复委托意向

收到传真后,我们将给您书面回复委托意向书,意向书包括以下内容:

1、 能否接受委托

2、 调查内容

3、 调查结果

4、 程度调查

5、 所需时间

6、调查所需费用

委托步骤四:签订协议

按照以上程序,如无异议,进入签订协议阶段。签订协议的方式有四种:

1、受托方办公室(公司)

2、委托方办公室(客户)

3、传真

4、商议后约定的地点

  注意事项: 客户委托调查注意事项

一、客户因不方便上门鉴约时,通过传真签订合同,客户必须要把业务委托调查款汇入公司的帐户(开户行和帐号请电话询问),客户如把业务委托调查款汇入其它人员名下,本所视为无效付款,如本所工作人员提出要求把业务款汇入其个人帐户的情况,请客户拨打投诉电话:021-58568359。

二、客户约定本所业务人员上门签订合同时,客户应把业务委托款存入以上公司的帐户,凭银行入帐单据,收取收款票据,如客户不方便把业务款汇入本所的帐户时,客户必须拨打电话021-58568359进行确认后,方能见盖财务章票据付款,防止假冒欺骗情况发生。

三、严禁本所业务人员与客户私下办理委托事务,否则出现侵害客户权利事件或发生其它问题,本所概不负责本所出具的《委托调查合同》或《委托合同》须加盖“合同专用章”方具有效力,请客户认真鉴别防止假冒 。

四、在委托事务办理的整个过程中,客户如有疑问请拨打电话021-58568359询问,客户付款手续办理结束后,请发电子邮件到 690354469@qq.com进行确认,本所回复认定函,并即时督办业务进展情况。

五、相关资料到本所办公地点当面提交,也可传真或发至本所电子信箱。谢谢合作

a) 委托方须提供自身与被调查对象的关系的相关证件。

b) 本所拒绝非法委托事项。拒绝一切非法调查咨询!

c) 委托方编造谎言、弄虚作假,搞虚假委托,发生后果均由委托方承担责任。

公司简介

上海诚信老牌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卓越讨债,是专业从事在上海讨债服务的上海知名老牌诚信讨债公司,具有多年讨债经验、体系完整、人员组成精干、装备配置先进,是上海讨债公司中综合性服务组织联盟。我们的宗旨是“诚信、守法、高效、保密”,依靠社会各界的支持,辅助专业的法律知识和协调手段,为企业和个人提供快捷、优质和满意的服务。